范雎改名换姓,功成名就之后,却走了下坡路

范雎,字叔,魏国人,著名政治家、军事谋略家,秦国宰相,因封地在应城,所以又称为"应侯"。

范雎的人生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。曾经凶险到被魏齐打断肋骨打折牙齿,他装死,被人用草席裹着扔到厕所。受此磨难的来由是:当时范雎跟从魏国中大夫须贾,须贾为魏昭王出使齐国,齐襄王听说须贾善辩,就送给他一些黄金酒菜牛肉等,范雎不敢接受,须贾知道了,认为范雎暗通齐国,回来就告诉了魏相魏齐,魏齐大怒,就把范雎拿来这么打了一顿。后来范雎在苇席里央求看守他的仆人救他,仆人去报魏齐说把苇席里的死人拿去扔了,当时魏齐已醉,就同意了,范雎这才得以逃脱。魏齐酒醒,又派人去找他,幸好得到一个叫冯安平的人帮助把他藏匿起来,改名换姓得以存活,真是飞来横祸。

后来,秦昭王派谒者王稽到魏国出使,郑安平去当他的侍者,向王稽推荐了范雎,同时也告诉他范雎不敢白天露面,于是约到晚上偷偷去见了王稽,王稽了解了范雎的才华,就约他在城外的凉亭碰头,带他去秦国。他们到秦国途中,遇到当时秦相穰侯,范雎知道穰侯不喜辩士,就藏在车里不敢见穰侯,穰侯走了,范雎分析穰侯聪明但见事较慢,等他反应过来可能会返回来搜车,就赶快下车躲藏,果然不出所料。范雎就是这样一路小心躲躲藏藏的到了秦国。

但是到了秦国,秦昭王起初对他并不感冒。这时候,秦昭王已立36年,穰侯华阳君以及陉阳君、高陵君依仗太后的宠幸在秦国出将入相,势力极大,“私家富重于王室”,穰侯正准备“越韩、魏而伐齐寿岗,欲以扩其陶封”。范雎知道这件事后,上书秦昭王,恳求秦昭王给个机会让他参见。

秦昭王看到他的上书后,终于决定见范雎一面。范雎第一次去参见秦昭王也弄得很戏剧性,先故意走错路,冲到通往后宫的永巷,被宦官呵斥,说“大王来了!”范雎说“大王是谁呀,我只知道有太后、穰侯,不知道有大王”以此激怒振动秦昭王。秦昭王见到范雎,诚挚谢罪,然后屏退左右,三次跪拜,询问范雎的建言。

范雎先解释了为什么一再回避,不答秦王的询问,说我要说的话是“处人骨肉之间”,有可能现在说了立马就命丧当场,但是这些话都是关系到匤扶国君的大事,“臣知今日言之于前而明日伏诛于后,然臣不敢避也”说白了就是先要试一试秦昭王的诚意。这个,不能怪范雎矫情,估计是他吃亏吃怕了。

然后,范雎开始长篇大论论述国政。不过他沿袭一贯的谨慎,害怕有人偷听,所以第一次只论述了秦国当时的对外政策,“先言外事,以观秦王之俯仰。”以齐湣王攻楚,需取胜而最终“尺寸之地勿得焉”的例子说明“越人之国而攻”对秦国不利,从而建议秦王“远交而近攻,得寸则王之寸也,得尺则王之尺也。”这段话的确很有说服力,难怪秦王信服。至此,秦王“拜范雎为客卿,谋兵事。”且听从范雎建议,“伐魏,拔怀”范雎挺高明的,他在这次与秦王的会面中,只字未提太后与穰侯,金光佛,但却无形中让秦王否决了穰侯的计划。

标签 范雎 魏齐 秦昭王 应侯 郑安平